花蓮,請不要再“建設”了!

黃雍熙 (一個心碎的花蓮人)

 暑假小孩跟著爺爺奶奶回花蓮,我也趁週末回來享受一下青山綠水,唸國一的女兒帶著她的同學一道來玩,我們特地帶她去海岸公路看海。太太一路向她介紹花蓮的海有多藍多漂亮,當我們過了花蓮溪大橋,翻過海岸山脈,後座小鬼都說:「哇!看到海了!」可是忽然全部的人都呆住了,沿著海岸看過去,海灘挖得坑坑疤疤,靠水線一邊則是一層層的水泥擋波塊,一望無際地往南延伸;再往前走則見到公路上方的山坡下半截全被鏟平了,很顯然的,這是一個四線道的公路工程。看到這裡我不禁淚流滿面,我無法相信這是我們〔政府〕做的事情!是誰設計的?是誰核准的?
建設後海岸線景觀建設前

 假如我是觀光客,我會馬上掉頭回台北。但我做不到,我有責任挽救這塊土地,我要知道這個工程有多大?繼續往南走,以前所熟悉的山坡、草地及海灘全消失了!原來順著山形海岸蜿蜓而行的美麗公路也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直線的水泥擋土牆、水泥護欄、水泥預拌場、水泥擋波塊。快到水璉時,路邊有個牌子標示著“六年國家建設 …… ”;至此,我覺得心在淌血,再也看不下去了!

 十五歲離開花蓮以前不知花蓮珍貴奇特之處,以為全世界都長得一個樣。慢慢的,地方去多了,有所比較,才瞭解並沒有多少地方像花蓮一樣,在一小塊地上有高山深谷、平原台地、大河小溪、深海大洋,全都在縱目所及的範圍內;要地震,要颱風都有,許多人卻一輩子沒見過。外面的世界見得越多,也越震攝於花蓮的得天獨厚。早期回花蓮都走蘇花公路,一上了蘇花公路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這種感覺一定親身體會才會知道。

消波塊海岸線消波塊

 慢慢地,公路拓寬了,鐵路通了,東部對外的交通越來越方便。這之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回老家,幾年後再回來,花蓮變得好「眼熟」,就像每天在西部看到的景色,充滿著醜陋的水泥房子,鄉下人稱這種建築用日文發音,叫做“屎拉屋”,在鄉下這是非常光彩的事,表示這家人發了,有錢可以蓋水泥屋子。這種屋子一般都是貼著馬路蓋的叫做“店面”,這樣才值錢,門前各式車輛呼嘯來去,左右兩邊的牆壁不能開窗,也不能粉刷,一定要留一些洞,還要有些鋼筋伸出來,以便左鄰右舍日後可以接連著蓋另一間水泥屋。就這樣一排排刺眼的水泥方塊在東部綠色的平原上伸展開了,中間還夾雜著一些簡陋粗糙的鐵架廠房。我老家附近有位老先生搬進孝順兒孫蓋的新透天厝店面,享受了幾天冬冷夏熱,徹夜車聲的日子,兩下就上西天了。早年爬山看花東縱谷,一些黑色瓦屋點綴在綠野上,非常柔和,現在則是滿佈斑駁的灰白瘡疤。最令我震驚的是,南濱海邊土堤外,原來大片河口沼澤和沙灘,居然全部被「填平」,鋪了馬路直通光華工業區。馬路與海灘之間則建了一座不倫不類的水泥地公園,擺滿攤販夜市及滿地的垃圾,擴音器播送著嘈雜的叫賈聲及刺耳的音樂。當我穿過這片夜市走到堤防上往外一看,只差沒昏倒在地上,花蓮唯一的沙灘從北濱街口一直到花蓮溪口全鋪滿了水泥擋波塊,綿延數公里,看起來像一條水泥怪獸從天邊撲來。以前沙灘後面是長長的一排沙丘,上面長滿了各種堅強耐旱的植物,不論多大的颱風巨浪,沙攤永遠在這條防線之前進進退退自然平衡;現在這排沙的變成了水泥堤防,可是由於違反自然及施工不良,才沒幾年已是千瘡百孔,加上道路直通海邊,一些沒有公德心的人把一車車的垃圾倒在堤防下。花蓮的海攤大部分是礫石灘,只有這一段是比較完整的沙灘,可是卻在〔政府〕的大力濫建之下,淪為水泥垃圾堆。

礫石灘
 花蓮的海攤大部分是礫石灘。

 花蓮已從一個美麗的地方變成今天的樣子,亞洲水泥在世界級的太魯閣國家公園大門上挖山燒水泥,台泥就在市區邊上挖,而中華紙漿排放的臭水在花東縱谷幾十公里外都聞得到,現在海灘全鋪了水泥塊,這就是〔政府〕一邊高喊發展花東觀光卻又一邊推動產業東移所追求的成果嗎?然而產業東移卻是個天大的笑話。在商言商,只用膝蓋想也知道在東部發展產業是馬尾穿豆腐-別提了!內需型產業在西部已是生存不易,到東部來是跟自己的鈔票過不去;外銷型產業在台灣都活不下去了,花東救得了嗎?今天即使我們這個 54% 的〔政府〕獎勵我來東部設廠開公司,免利息信用貸款、賦稅全免,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台灣最流行的 ── 「跑路」!唯一的可能是加入黑金集團,即使官商勾結也找個海攤丟水泥塊,丟在水裡都數不清,驗收容易,金額高,又快又好賺。為了兌現選舉支票,國道南橫又出台了,這回據說還要把《文化資產保護法》先改掉才好下手。這些工程除了帶來工程利益的分贓及破壞自然的浩劫外,毫無產業價值。若是這些工程繼續進行,當它們完工之時,也就是東部觀光事業結束的時候了!惟有保護這塊美麗的土地才會有遠景,和永遠的觀光業。
沙灘上的植物
 以前沙灘後面是長長的一排沙丘,上面長滿了各種堅強耐旱的植物,不論多大的颱風巨浪,沙攤永遠在這條防線之前進進退退自然平衡。

 最近台泥擴廠的事成了環保大題目,雖受各方所囑目,但這個在海灘堆水泥瑰的工程卻無聲無息地日夜趕工,若無人注意再過幾個月,整個花蓮縣就沒有海灘了,如果這種工程也可稱之為建設,真不知道什麼才可叫做破壞?這件事必須立刻停止,只是不知該跟誰說?投書到報上,大家只不過當個新聞看看,第二天又是一堆新的垃圾;寫信給〔政府〕機關?真是愛說笑!或許應該把這封信再加個土製炸彈一起丟到哪個衙門裡才會有回聲!

 我不懂工程,但我知道我們絕對沒有權利也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去毀掉幾十公里的海灘和美景。這是老天爺給的財產,人類和各種動植物世世代代都可享用的資源,絕不屬於那個政府或是那個財團的。若是真的需要建設,我們要學習的是如何與大自然妥協,而不是去破壞或改變。大自然非常的公平,人類若是毀滅了自然最後的下場就是毀滅人類自己。填土造地只為了一片滿佈攤販垃圾的爛水泥地,就要毀掉整個海灘?拓寬馬路一定要推山填海,毀掉幾十公里的美景?花蓮不需要這種“建設”,花東的公路已經夠好了,觀光客不要來看筆直的公路配上一堆堆的水泥塊;要看也不用跑這麼遠,家裡多的是!彎曲的公路讓人們多享受一下美景,速度較慢的交通,也能讓他們在東部多住兩天,多榨點油水讓花蓮有多一點的「外匯」。花蓮越是“不建設”,這一個外匯就越源源不絕的來,世世代代都會有賺頭;再“建設”下去只怕連這一代的人都賺不到了!賺到的是那些外來的工程財團及貪官庸吏,這些人撈完就拜拜了!花蓮人啊!我們已經看到其他地區過度開發自食惡果的下場,難道大家看不出來這些令人吐血的建設絕不是進步,而是要毀滅花蓮的毒藥!花蓮不需要這些愚蠢的建設,在我們還沒變聰明之前,「沒有“建設”就是最好的建設」。

世界級漂亮沙灘海岸
 花蓮原本擁有世界級漂亮沙灘海岸,您我是否願意放任無知〔政府〕的“建設”給糟蹋光呢?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