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 年大英帝國帝國會議後《巴爾福宣言》

漢文摘要

雲程 試譯

1926 11 月帝國會議

  1. (無細節)
  2. 大不列顛與自治領之地位
  3. 印度之特別身份
  4. 大不列顛帝國各部分間之關係
  1. 大不列顛與自治領之地位

本委員會決議無意試圖創下大不列顛帝國憲法。不列顛帝國散佈各地之部分具有非常不同之特質,非常不同之歷史,以及處於非常不同之發展程度;當欲將之視為一整體時,無法將之分類,也無法與其他現存曾經存在過之任何政治組織相比擬。

然而,根據嚴格的憲政觀點,其中所有不可或缺事物中最重要的要素,即在於其全然之發展:我們是組成大不列顛和自治領的自治共同體。其身份與相互關係得立即定義。其為大不列顛帝國內自治的共同體,具有平等的地位、在對內與對外關係的各層面上不相互隸屬,即便皆效忠於英王,且其為自由聯合而成為大英國協之成員。

外國人僅以此準則試圖瞭解大不列顛帝國之真實特質,將會認定此乃人為設計,是相互干擾而不是互助。

然而,諸如此類之批評完全忽略歷史狀況。在過去 50 年間,海外自治領的快速發展,已經帶給老舊的政治機制許多複雜的調整以適應變化中的環境。邁向地位的平等不但是正確而且是無可避免的。地理與其他條件已經透過聯邦制度達成此一不可能的任務。唯一的選擇是透過自治,以及經由此一途徑的穩健前進。帝國之每一自治成員,現在已經是自己命運的主人。事實上,即若不是事事通知,成員不受任何強制所侷限。

但是,無論如何精確陳述,大不列顛與其自治領彼此之間絕不淪為負面關係。大不列顛帝國絕不反悔。即便不是正式的,其本質上是完全理想性的。自由的合作是其工具。和平、安全和發展是其目標。所有這些主題已經在此次會議中充分討論;並達成極佳的結論。同時,每一自治領現在與永遠都將是自己在合作方面的本質與範圍的決定者,按照我們的意見,不得有任何共同原因減損之。

只要是不列顛與自治領,其帝國間關係之基本原則為地位的平等。但有關地位之平等與相似原則,並不毫無限制的擴展到職權上。在此,我們要求比永矢不變信條更堅實的保證。例如,處裡外交與國防問題上,我們同樣要求彈性機制,此機制得時常檢討以適應不斷變化中之世界環境。此一目標為我們所注重。本報告之其餘部分,將顯示我們已經如何處裡,不僅僅國家政治理論,且適應我們的共同需求。

  1. 印度之特別身份

在前段中,我們注意到了我們並未提及印度。之所以限制大不列顛與自治領的範圍,其理由是在帝國內印度的身份已經在 1919 年印度政府法案所定義。不過,我們將撤銷 1917 年帝國戰爭會議之第九號決議,即賦予印度在大英國協重要身份的正式承認。在此報告中,我們已經時常討論到印度的身份,我們已經做了特殊的安排。

  1. 大不列顛帝國各部分間之關係

現行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門與本報告第二節所述不完全相符。由於這些部門早已存在並留存至今之憲政演進,故此為不可避免。因而,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以特殊的參考檢視這些部門的對所有狀況適應慣例之需求,或對帝國間之關係可能被視為引起、不方便。

英王陛下的頭銜

英王陛下的頭銜是特別重要且與所有英王陛下自治領有關。在過去五十年間,皇室頭銜有兩次轉變以適應環境的變化,以及憲政的發展。

根據 1901 年皇室頭銜法案,目前的頭銜如下:

在上帝的慈悲下,大不列顛和愛爾蘭聯合王國和不列顛海外自治領、信仰的捍衛者、印度皇帝的喬治五世。

在帝國會議開議之前一段時間,承認此等頭銜難以符合愛爾蘭自由邦這個自治領建立後狀態改變的諸種事務。更進一步確認的是,要符合英王陛下的意願,即所有經過帝國會議討論後之決議對於改變的建議,應呈送英王陛下面前。

我們一致歡迎些微的改變,且我們建議在英王陛下的同意下,應進行必要的立法行動以便英王陛下之頭銜應從今以後宣讀如下:

在上帝的慈悲下,大不列顛、愛爾蘭和不列顛海外自治領的喬治五世、信仰的捍衛者、印度皇帝。

大總督之身份

我們接續考量是否應在記錄中界定正式設立做為英王陛下在自治領代表的大總督身份。此身份,目前已普遍獲得承認,毫無疑問的代表著較早的發展階段,當時大總督僅基於在倫敦英王陛下的部長之建議所任命,且做為其代表。

我們的意見是基於大不列顛國協現有成員地位平等的推論,自治領的大總督是英王的代表,並擁有一切此身份在處理授權自大不列顛國王關於自治領公共事務上的尊榮。其本人並非英王陛下的大不列顛政府或其任何部門的代表或代理人。

對我們來說,遵循大總督是與英王陛下的大不列顛政府與其部門的正式溝通管道的這項實務,應視為不再全然符合大總督之憲法身份。所謂的正式溝通管道,在未來應存在於政府與政府之間。得被承認的大不列顛代表,其現存程序得接受公評,並得接受有關改變任何自治領間關係原則的提案。詳細將留待帝國會議後儘快決定,但委員會承認任何溝通管道的改變或發展是極端重要的,以致於應提交大總督所有重要性文件的副本,同時一般說來在不列顛內閣事務和公共事務中的英王陛下。

  1. 紐芬蘭總督具有自治領大總督相同的身份。

  2. 1926 年由倫敦之英王陛下文書處印行。

1930 年帝國會議

大總督之任命

1926 年帝國內關係委員會之報告宣示,自治領的大總督為「英王的代表,並擁有一切此身份在處理授權自大不列顛國王關於自治領公共事務上的尊榮。其本人並非英王陛下的大不列顛政府或其任何部門的代表或代理人。」

但此報告並不包括任何有關採用大總督任命程序之建議,而且帝國會議認為應思考此問題。

經過思考此自治領大總督之任命程序問題後,並依照 1926 年帝國會議決議的修改其身份,帝國會議決定以下相關聲明將自然產生大總督僅僅是英王陛下的代表這一新的身份。

  1. 各方對自治領大總督是英王陛下所任命之代表,及自治領議題有興趣。

  2. 英王陛下在相關部長的建議下行事之憲法慣例亦適用之。

  3. 應提出建議與負責之相關部長是自治領英王陛下的部長。

  4. 在非正式的與英王陛下諮詢後,相關部長提出正式意見。

  5. 英王陛下與任何自治領政府的溝通管道,僅僅與英王陛下與此政府有關。聯合王國英王陛下的政府已經表達其願以任何方式繼續保持與英王陛下各政府 (自治領政府) 關係之意願。

  6. 在大總督任命文件的方法中應反應前述原則,並成為英王陛下被相關自治領英王陛下部長所建議。


海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