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調的《國際歌》(中共黨歌)

蔡百銓


 2006 年 8 月初,中國官方研究機構的調查報告披露:中國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子女;其中 2900 多名高幹子女,共擁有資產二萬億。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五大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者有 85 ~ 90% 是高幹子女,實際上已形成「官僚資產階級」。

嗓門一齊憤怒狂叫,他們竟是如此相似!而今,不必再問豬的面孔到底發生什麼變化。外面的眼睛從豬看到人,又從人看到豬,再從豬回頭看到人:但他們已分不出究竟誰是豬、誰是人了。

── 喬治.歐維爾《動物農莊》

 《國際歌》是 1871 年巴黎公社滅亡後,遺民作詞與作曲的。它曾是蘇聯國歌,後來改為蘇共黨歌,中國共產黨也採用為黨歌。《國際歌》是革命宣言,戰鬥號角,曲調激昂高亢,歌詞煽動人民暴力革命,打倒不公不義社會,永遠緊扣人類良知,至今仍是世界上正義人士最喜歡的歌曲之一。

 在二十世紀前半,《國際歌》原是中國共產黨打江山時,號召人民革命起義、投入戰場的戰歌。他們高唱著:「滿腔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號召「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勉勵人民「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自誇「是我們勞動群眾,創造了人類世界」,主張「一切歸勞動者所有」,多少人熱淚盈眶而投入革命行列。最後,他們終於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建立赤色帝國。毛澤東躊躇滿志,自誇「無產階級專政鐵打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想不到死後不久,繼任者就把「紅色江山」變了色,把《國際歌》變了調。白雲蒼狗,世事多變,如今《國際歌》卻變成中國人民示威遊行時,號召群眾走上街頭、對抗共產黨暴政的戰歌。難怪中共中央常委曾慶紅一度想要禁唱這首歌曲。

變調、變色了!

 其實早在 1949 年建政後,《國際歌》就變了調。國際歌高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毛澤東卻大搞個人崇拜,儼然變成救世主、紅太陽、人民大救星、偉大舵手,「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這個「救世主」其實救不了自己,身後評價甚並不高:「建國有功、治國有過、文革有罪」。「救世主」知識有限,卻滿懷凌雲壯志,政績當然十分慘烈:三大改造、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等,死亡者動軸數以十萬、百萬、千萬計。「救世主」標榜「無產階級專政」,其實專政的卻是共產黨官僚階級,也就是吉拉斯 (前南斯拉夫共產黨第二號人物) 在《新階級》一語道破的:「各階級和大眾都是無權的,只有共產黨假借他們的名義行使大權」。

 如今這個「新階級」正打著鄧小平「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旗幟,取代「以無產階級鬥爭為綱」,掠奪全國資源與民脂民膏;也打著鄧小平「堅持四項基本原則」與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維護共產黨專制政權。鄧小平要求人民不必討論「是姓社的還是姓資的」,因為新階級還要打著「社會主義」旗幟欺騙人民,同時卻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剝奪憲法賦予人民的公民權與政治權,壓制人民的集會、結社、通信、言論、宗教信仰等等自由。英國阿克頓勛爵名言「絕對權力,絕對腐敗」,在中國獲得最清楚證明。

「新階級」:禿鷹掠奪集團

 2006 年 8 月初,中國官方研究機構的調查報告披露:中國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子女;其中 2900 多名高幹子女,共擁有資產二萬億。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五大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者有  85 ~ 90% 是高幹子女,實際上已形成「官僚資產階級」。絕大多數高幹透過「夫人幫」與「太子黨」一夕致富:「夫人幫」是以夫人為收賄、斂財的白手套,本人則逍遙法外;太子黨包括鄧小平之子鄧樸方與鄧質方、李鵬之子李小鵬、江澤民之子江棉恆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皇親國戚、佞臣寵悻紛紛雞犬升天。

 政論家羅泳評道:有中國特色的億萬富豪,是從「衙內」一躍而變富豪。為甚麼呢?除了缺乏民主監督制度之外,就是「公有制」。社會主義基礎名義上是「公有制」,其實是「官有」。高官只要批個條子,向主管官員招呼一下,子女就可以撈到大地皮,或到國企裡當個頭頭。在當今中國,數以萬億計的國有資產, 960 萬平方公里國土,都是「官有制」下的囊中物,想拿的話,「探囊取物」即可 (參見《中國面面觀/蔡百銓》第五講第一節七) 。其實早在 1957 年,在吉拉斯《鄉階級》出版前,北京大學學生成立「百花學社」,就已指出中國出現新階級,「佔有生產資料 (工具) 和分配特權」。如今拜「改革開放」之賜,新階級掠奪全國財富當然隨心所欲,易如「探囊取物」!鄧小平主張「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就是讓高幹先富起來。

新奴隸:壓在「三座大山」之下

 高幹「先富起來」,而勞苦大眾壓在「三座大山」 (醫療、住房、教育) 之下奄奄一息,變成新的「饑寒交迫的奴隸」。新階級這群「禿鷹掠奪集團」盤旋在人民頭上,剝削七億多農村人民與一億五四千萬農民工,破壞大自然,打造新經濟帝國;他們就是《國際歌》詛咒的「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他們在所謂新中國,複製當年毛澤東推翻的貧富「兩極分化」社會。

 此時繼續唱頌《國際歌》,豈非鼓勵新奴隸起義?且聽這首《中國共產黨黨歌》怎麼唱的:「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 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衝破牢籠!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趁熱打鐵才會成功。 …… 一旦將它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中共還好意思高唱《國際歌》嗎?

背叛《國際歌》!

 2001 年 7 月中共紀念建黨八十周年, 7 月 4 日新華網發表「國際歌及其中文譯者」,讚美「國際歌是共產主義的通行證,是找到自己同志的特殊語言。這首歌從誕生到在中國流傳,無數次驗證這一點。這首歌在中國革命歷史上有著特殊位置。多少人在鏗鏘激昂的《國際歌》聲中加入中國共產黨:多少共產黨員面對敵人屠刀,唱著這首無產階級的正氣歌慷慨就義。在紀念建黨八十周年的日子堙A這首歌一次次響徹共和國上空,成為連接千萬共產主義戰士的心聲。」

 《國際歌》與中國共產黨相依為命,原是共產黨靈魂,然而已被共產黨出賣了。邁入廿一世紀,《國際歌》成為遊行示威,號召群眾走上街頭的戰歌。且舉幾個實例。 2001 年 10 月大慶油田五百多名黨員,拿不到退休金,衝擊大慶市委機關癱,高唱《國際歌》。 2002 年 5 月遼寧省阜新市,煤礦局六萬多職工遊行,高唱《國際歌》與《工人有力量》等歌曲。 5 月大港油田一千多名工人走上街頭,高唱《國際歌》與《團結就是力量》。再讀讀他們布條怎麼寫的:三個代表是當代官僚特權階級的政治路線!共產黨是剝削統治階級的代表!打倒官僚剝削階級!建立人民新政權!億萬人民血汗供官僚階級揮霍!向官僚剝削階級發動進攻! 9 月在遼寧省總工會會議上,聞世震痛斥:「上街示威遊行的職工群眾高唱《國際歌》,是對著共產黨、人民政府的,是敵對性質的行為,在大場合要禁止!」

 終於,黨中央也忍受不了。 2003 年 6 月 6 日,曾慶紅常委掌控的「中央書記處」下達通知,把《國際歌》斬首:凡省、市、縣召開黨代會或黨員組織會議,不奏不唱《國際歌》。通知未做任何解釋,執行者莫名其妙。幸好李長春在東北考察時說:《國際歌》歌詞有很大鼓動性。一句話說穿,怕饑寒交迫的老百姓起來造共產黨的反。 11 月,中共十六大之後,李瑞環在各民主黨派中央座談會講話時指出:「黨內搞個人崇拜,是踐踏共產黨黨章和背叛《國際歌》」,然而這句話遭到新聞封鎖。 (人民報黎梓「曾慶紅下令不讓唱國際歌的原因」)

新的秦始皇、隋煬帝!

 現在中國以經濟建設為務,以發射人造衛星與重大工程 (青藏鐵路、三峽大壩等) 自豪。中國確實在國際上揚眉吐氣,一掃自從 1840 年鴉片戰爭以來列強侵華造成的屈辱。然而蘇聯最早發射人造衛星,如今安在哉?秦始皇修建長城、隋煬帝開鑿大運河,都是重大工程,秦朝與隋朝卻是中國最短命王朝。從共產主義走向資本主義,以盲目追求經濟成長作為執政的新合法性,不顧自然環境浩劫,不顧社會正義,強徵土地造成人民顛沛流離,基尼係數已經將近 0.5 等等,這種特殊現象只能鑄造新名詞「中國病」來描述,就像鑄造「英國病」與「荷蘭病」一樣。

 其實立國之道絕不繫於物質建設,何況經濟成就也可能是中國致命傷。托克維爾研究法國大革命說,在經濟有所成長而開始下滑的社會,最可能發生革命。中國經濟成長率二十多年來維持在 9% ,誰敢保證沒有下滑的一天?扭曲創黨與建國的理想,企圖改採經濟成就取得統治合法性,恐怕窒礙難行。根據中國官方統計, 2005 年發生 8 萬 5000 件群體暴動事件,3000萬件上訪事件。劉曉波先生說:「中國猶如坐在暫時平靜的火山口上,全面危機隨時都可能突然爆發。」

後記: 聆聽《國際歌》, (http://www.hymn.ru/internationale/index-en.html 找 Chinese) 。想要了解共產黨本質,上網搜尋兩篇文章: (一) 吳弘達:「重讀《新階級》」; (二) 台大教授明居正「世紀回眸 (58) -動物農莊」。《動物農莊》全譯本可在「新浪網」找到。
   
 
皮埃爾/作曲 鮑狄埃/作詞 瞿秋白/漢譯
 

(2006/10/15)


海洋台灣